□冀勇
  自日本厚生勞動省8月27日宣佈一名10多歲女孩被確診為登革熱以來,截至9月13日,日本全國已有116人被確診為登革熱患者。據調查,此次日本爆發登革熱的源頭地是東京市鬧市區的代代木公園,並已徹底排除輸入型傳染病的可能,這意味著在日本滅絕了70年的登革熱突然間卷土重來。
  在非洲埃博拉病毒不斷蔓延的時期,此次登革熱的爆發在日本引發了不小的恐慌。由於日本政府在此次登革熱病毒蔓延過程中應對遲緩,導致感染人數不斷攀升,且日本現行“傳染病法”所規定的應對指南本身被指出存在一定問題,為此日本政府計劃修改“傳染病法”,重點是以法律的形式明確規定在高致病性傳染病爆發時,醫療機構必須向政府提供傳染病感染者的血液樣本,方便進行病毒檢測並制定相關應對措施。
  登革熱在日迅速蔓延
  8月27日,日本厚生勞動省宣佈,一名居住在琦玉縣的10多歲女孩被確診感染登革熱,由於她沒有海外旅行經歷,所以很可能是經蚊蟲叮咬而被感染。日本厚生勞動省隨後對女孩進行的感染途徑調查證實了其在日本國內被感染的猜測。據稱,該女孩8月因與朋友練習舞蹈曾先後6次在代代木公園滯留,期間多次被蚊蟲叮咬,最多時全身30多處咬痕。20日該女孩因突發高燒40℃住院,26日被日本國立感染症研究所確診為登革熱。這是戰後70多年來在日本國內感染登革熱的首例病患。
  在隨後的半個月時間內,日本感染登革熱患者迅速增加,截至9月11日,已有103人被確診為登革熱,傳染範圍也從東京都擴大到日本15個都道府縣。
  據日本TBS電視臺爆料,在日本人氣頗高的20歲女藝人入江紗綾和TBS電視臺的25歲女藝人青木英李也感染了登革熱,而兩人是在8月21日在東京代代木公園錄製資訊類節目《國王的Brunch》時被蚊子叮咬而感染登革熱的。
  登革熱是登革病毒經蚊媒傳播引起的急性蟲媒傳染病,臨床特征為起病急驟,高熱,全身肌肉、骨髓及關節痛,極度疲乏,部分患有皮疹、出血傾向和淋巴結腫大。登革熱病毒在人際之間不傳播,蚊蟲是其主要傳播媒介,其中伊蚊是傳播登革病毒的主要蚊種。登革熱在東南亞和中南美洲一直呈地方性流行。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數據顯示,如果採取及時、有效的治療,登革熱的致死率可以控制在1%以下。
  日本厚生勞動省通過對各登革熱患者感染途徑進行調查,已經確定此次登革熱暴發的源頭地是位於東京鬧市區的代代木公園,但已有從東京都向首都圈蔓延的趨勢。其中,目前已經確診的116名登革熱患者中有97人在代代木公園附近區域被蚊子叮咬後感染登革熱。
  在首例患者被確診為登革熱後的8月28日,日本東京都緊急行動,對女孩可能被蚊子叮咬的代代木公園澀谷門周圍75米範圍的區域實施了驅蚊作業,9月5日因在公園其它4個區域發現了攜帶登革熱病毒的蚊子,東京都在更大範圍內實施了驅蚊作業並封鎖了公園的北部區域。9月6日,日本厚生勞動省召集東京都政府及東京都23區的保健所等相關機構召開了緊急對策會議,要求為防止登革熱的進一步蔓延,對代代木公園、新宿中央公園周圍的澀谷、新宿、港區等人員密集、蚊蟲易於繁殖的各個公園進行蚊蟲調查,以確認是否有蚊子攜帶登革熱病毒。
  政府應對不力引質疑
  對於登革熱在東京的迅速蔓延,日本媒體指出政府應對緩慢以致喪失了消滅病毒的最佳時機。
  日本NHK電視臺在對第一名確診為登革熱的女孩進行採訪時發現,該女孩因為練習舞蹈曾在代代木公園多個地方停留,並多次被蚊蟲叮咬,但東京都在該女孩被確診為登革熱後僅僅對代代木公園“澀谷門”周圍75米範圍內實施了驅蚊作業,因為沒有準確掌握該女孩的活動區域,導致採取的對策不徹底。此外,在8月28日東京都在代代木公園實施第一次驅蚊作業後,9月4日地區保健所在公園內再次發現了攜帶登革熱病毒的蚊蟲,到9月5日公園封鎖前的幾天時間內仍有5人被確認因在公園及周邊區域被蚊蟲叮咬而感染登革熱。此外,在工作人員從9月5日起開始大規模的驅蚊行動後,11日再次發現有攜帶登革熱病毒的蚊蟲存活。
  對此,東京都健康安全部的中谷肈一部長批評稱:“如果當時能夠掌握女孩在澀谷門以外區域被蚊子叮咬的信息,就能夠在更準確的區域採取應對措施。今後要對詢問染病病人的方法進行檢討。”
  除對政府應對措施不力提出質疑外,日本民眾對東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對此次登革熱爆發表現出的樂觀態度也非常不滿。舛添在8月29日召開的記者會上表示:“蚊子的最大活動範圍是50米左右,昨天我們驅蚊作業的範圍已經達到75米半徑,所以攜帶病毒的蚊子大概都被殺死了吧。”但其後,隨著疫情的迅速惡化,民眾對舛添和東京都反應遲緩的批評聲開始增大。
  對於批評,舛添9月7日在訪問莫斯科時承認應對措施存在失誤,表示“有些地方確實需要反省”,但在9日回國後舉行記者會時舛添卻轉而為自己的失誤辯解,稱“東京都採取的應對措施是完全按照厚生勞動省制定的應對指南執行的,在這一點上東京都採取的措施完全沒有問題”。
  對此,日本X Plus災害研究所所長伊永勉指出:“舛添最初的發言非常不恰當。如果當時把疫情說的嚴重一些,之後的應對就會完全不同。因為沒有估計到登革熱傳染的危害性才導致了驅蚊對策的遲緩。應該更廣泛的宣傳登革熱的危害。”
  討論修改“傳染病法”
  針對登革熱傳染範圍的不斷擴大,東京都知事舛添要一明確提出,希望修改國家傳染病對策指南中要求地方自治體對感染源頭區域周圍50米內實施驅蚊作業的規定,理由是8月28日確認首例登革熱患者以後,東京都第一時間對感染源頭周圍75米範圍實施了驅蚊作業,儘管驅蚊作業範圍已經超出厚生勞動省規定的50米,但之後仍有人在該區域被蚊子叮咬而感染登革熱。
  對此,日本厚生勞動大臣鹽崎恭久表示,正在討論修改對傳染病擴散對策作出規定的“傳染病法”,目的是結合此次登革熱的擴散和非洲埃博拉疫情的蔓延,對傳染病對策進行重新研究。
  據日本《每日新聞》報道,為強化對登革熱等傳染病病原體的檢測,厚生勞動省計劃在今年秋天召開的臨時國會上提交“傳染病法”修正案。
  該“傳染病法”修正案規定,醫療機構要向都道府縣政府提供傳染病患者的血液樣本,以利於政府對傳染病病毒的基因等進行檢測。而對於埃博拉出血熱等嚴重危及生命的傳染性疾病,作為強制性手段,醫療機構必須向政府提供患者的血液樣本。
  日本的“傳染病法”全稱為《傳染病預防與傳染病患者醫療法》,於1999年4月1日正式實施,旨在從整體上規範國家和各自治體的傳染病對策,特別是對各地方自治體,從傳染病的信息收集、患者診斷、消毒、新傳染病的對策到醫療費用的負擔都做了詳細的規定。
  日本“傳染病法”實施後幾經修改。2003年10月16日,面對“非典”病毒爆發反映出的傳染病發病、傳播途徑的新變化,以及人員、物資迅速流動等醫療保健環境的新變化,日本對“傳染病法”作出修改,併在2007年4月1日把“傳染病法”與“結核病預防法”合併為一部法律。2008年5月2日,為應對H5N1病毒的擴散及其它新型禽流感病毒的發生,日本再次對“傳染病法”進行了修改。2013年5月,針對H7N9病毒的迅速傳播,日本依據“傳染病法”把H7N9確定為“指定傳染病”,並據此下達了允許對傳染病患者實施強制住院、限制就業的政令。
  日本的“傳染病法”根據傳染病病癥嚴重程度及病毒傳染力的大小,把傳染病分為五類,在此之外還規定了指定傳染病、新型傳染病。“傳染病法”規定,根據傳染病的種類不同,各醫療機構需採取不同的應對辦法。埃博拉出血熱被確定為一類傳染病,登革熱被確定為四類傳染病。
  (原標題:日本計劃修改傳染病法)
創作者介紹

Yuen

gxbkrqo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