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戰犯榊原秀夫在法庭上(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據新華社電 中央檔案館昨日公佈了日本戰犯榊原秀夫的侵華罪行自供提要。
  據榊原秀夫1956年4月-5月筆供,他1908年生,日本岡山縣人。1936年9月任駐偽滿第1師團步兵第57聯隊附軍醫,1944年11月-1945年8月任關東軍防疫給水部林口支部長。
  根據筆供,其曾經命令部下秘密製造細菌武器,用活人做細菌實驗,殘酷的折磨,慘無人道的殺害中國人民。
  【重要罪行】
  “按照林口支部的任務,我在職期間,為準備細菌戰,便命令第一課長細矢少佐實施細菌的保存培養工作”,以當時的生產量,“如撒佈在中蘇國境的東部地面,不但可以毀滅大量的蘇聯軍隊,同時亦達到足夠毀滅中蘇兩國和平人民的用量”。
  “為準備細菌戰的捕鼠”,“我動員了部隊全員進行從事捕鼠工作”,“組織以間所少尉為長的約25名之常設捕鼠班”,“由於捕鼠工作的開始,先後送往第731部隊去的老鼠總數是1945年4月1千隻,5月1萬隻,6月8千隻,7月7千隻,合計為2萬6千隻”。
  1945年3月上旬,“我根據第731部隊的命令”,“把在支部保存培養著的傷寒菌、A型副傷寒菌的試驗管2只,帶到第731部隊第一部毒力檢定班”,“這兩種菌種,都是合乎第731部隊第一部保存菌中的標準毒力”,“為準備細菌戰,它是適合於保存培養的”,“為了使它在井水中確有效力時,大約在井里放入一兩個試驗管,便可以達到屠殺的目的,我就是作了這樣計劃的”。“我因實驗這種效能,殺害了4名中國的愛國人民”。
  1945年4月,在黑龍江省安達縣,“我是參加了在安達的殺人實驗”,“4名中國愛國者”“被綁在安達演習場有相隔25米到30米的埋在地里的柱子上。”“一架輕(型)轟炸機飛到演習場上空,從150米的高度投下了陶器炸彈,在50米的空中該彈爆炸。”“我穿上了全套預防衣從五、六百米的距離觀看了這種慘絕人寰的暴行。這個炸彈是填著可怕的炭疽菌的炸彈。讓他們從鼻咽腔吸進絕對沒有生存希望的肺炭疽,或因破片讓他們發生皮膚炭疽,是一個特別殘暴的罪行。我也是參加了這種罪行”。
  1945年8月,“由廣播得知與蘇軍開戰,馬上命令準備汽車出動,並將支部飼養動物除馬外,即捕來的老鼠、白鼠、海狸、兔子、跳蚤及保存培養的細菌一併送交第731部隊”。“命令支隊將所有房屋裝上稻草,並準備足夠汽油,以備待命燒毀”。“將卡車及所有器材一併燒毀”。“毀滅和破壞為準備細菌戰的一切證據物件”。  (原標題:戰犯榊原秀夫:培養細菌屠殺中國人)
創作者介紹

Yuen

gxbkrqo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